飞行员日志|王子一:总在乐于创造一种新的可能性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“兴趣所在”和“可能性”是王子一采访中常出现的回答。无论是专业理论上的探索,还是落地实现的建筑项目,他总是乐于突破一些边界,创造一种新的可能性。

蘑菇头简介:
王子一, 80后建筑师,野建筑事务所创始人。形容自己乐观大条,也坦言对hip-hop文化的热爱。“脑洞大”及“触发者”是他贴在他们团队的标签。触发一些新的和时间空间及人相关的事件,是他认为野建筑的影响力所在。

访谈:
(Q)是什么样的契机让你开始想要创业,成立野建筑事务所。
(W)在我个人来讲,非要分析出一个契机来的话,当时觉得自己事务所也经历过了,大的设计院也经历过了,团体也搞过一阵子了,觉得自己在专业里面见识了不少东西了,胆子也稍微大一点了,觉得自己应该可以了。但是真正的起因的话,其实也有很多偶然性,比如说那时候身边会有人说,哎呀,我们一起出来做事情吧。也会有人叫你一起出来合伙,这也是一个契机。再有从一个大的层面来讲,14年的时候,我们整个建筑行业都速度放缓,城市建设和开发的速度也放缓了,所以你在传统的事务所里,你觉得你做的活也不饱合了,不多了。可能对我们的前辈们,事务所的盈收啊压力好像都很大,对我们来讲,这可能是一个契机,可以和我们的前辈们站在一个起跑线上做一些事情,所以就出来了。所以就是,往大的说有这些,往小的说也有很多偶然性。

(Q)创业到目前为止,有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觉得很有意思么?
(W)各种事情都蛮有意思的。反正,自己做和给别人做是不一样的。有好多事情都是重新学和摸索的,摸索着往前走,但是里面就会充满乐趣。首先我觉得自己很自由。在别人的公司做的时候,你会觉得自己的思想不自由,你要表达的是别人的意图。但是自己出来以后,觉得自己的思想和行动是一致的。我觉得这是最有乐趣,最有意义的事情。

(Q) 这当中让你觉得困难的事情和有成就感的事情又是什么呢?
(W)刚开始创业,可能钱是一个恒定的比较困难的话题吧。但是我觉得也ok啦,只要自己能够生存下去,团队的人数也不多。刚开始的收入是不如之前的收入高的,但是快乐程度是高了的。
我们做的事情都还蛮有成就感的。比如说大栅栏的白林旅社,我们改造的2楼的那个小房间,我们就在里面探索了一种空间的可能性。我觉得这就很有成就。比如说我们现在研究的一些城市寄生理论啊,我们还研究出了我们自己叫做Yeah City的城市模型啊这些理论性的东西,好像很虚的东西,都可以让我很有成就。

(Q) 现在有什么项目正在进行中?下一步你们有什么计划或者打算吗?
(W)基本上我们的方向都是偏这种临时性的,去考虑时间跟空间的关系,反正都是些脑洞还挺大的方向。
我们接下来其实也很简单,就是持续地在我们的专业领域里面往前做。

(Q)如果可以组织蘑菇星球联盟来帮你一起实现你想做的事儿,希望谁在这个联盟里?为什么?
(W)我们现在有一套蛮理论化的模型,就是把人的身体认为是人的智慧,或者叫思想,或者叫灵魂,跟这个现实世界去产生关系的,交换信息的一个媒介。所以,我们的手机啊电脑啊这些工具,都是人的身体这个媒介的一种延伸。他们之间真正的本质是由这个媒介所传递出来的信息,当然这个媒介本身也是信息的一部分。所以我们会试图用信息和媒介这样的关系,来理解当下的这个世界。因为这个世界跟我们传统的建筑学领域的世界,会让我们传统的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已经在发生着很大的变化。所以我们要跟着这个变化去构建一个理论模型,然后再用这个理论模型响应到我们具体的项目中去。所以我们现在很希望能够和信息和媒介相关的人才去共同探讨。哲学层面的探讨,理论层面的探讨和现实世界里面的响应,去一起来描述这个新的世界。我们现在很痴迷于虚拟的,电脑里面的游戏世界啊,VRAR的那些虚拟世界,和现实世界之间的渗透。我们需要这个领域里面的基础人才和理论性人才跟我们一起。我们也很敏感于媒体对于信息的传播,大众对于媒体传播信息的响应等这样的方式,我们也需要跟媒体的人来一起探讨。所以其实我们有热切的欲望跟各种各样的,能够敏锐地感觉到这个时代的,这些敏感的人去探讨和响应这个世界。所以你刚才的那个问题,我更需要的就是跟对时代敏感的人一起聊天,这就是我最需要的。就是大家先从虚的话语交流中,去慢慢清晰地感知到这个世界,我们后面才会在各个专业里面,用自己最熟悉的工具,对这个世界有所响应。我也希望能和哲学家聊天,我觉得这都挺好的。

(Q)你觉得你们做这些事情对青年有什么启发或者带来什么新的价值?
(W)我觉得我们跟青年的关系还挺近的。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可能它会更专业一些,比如偏向于建筑学专业。但是我觉得会给所有的年轻人都带来一点启发嘛。就是大家都可以看到我们是怎么样来思考和处理问题的,我觉得这本来就是一种启发。可以让一些可能稍微会偷懒一点的年轻人直接从我们这里看到,噢这种方法我get到了,我就可以用这种方法来处理我的生活了,这就是一种启发。
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身上是能体现这个时代的时代感的。这个时代就是像我们这样的,就是你可以发挥出自己的创造力。它允许你从一个大的体制里出来,每天生活和工作得很开心,而不是说你的生活就是为了一份谋生来养活自己。我觉得这种时代感在我们身上的体现,会对年轻人更有启发,他也能够get到这种时代感,他也可以随着这种时代感让自己变成很有时代感的一个年轻人,我觉得这种启发也很足。
还有一个就是,其实我们在做的这些事情就是我们的生活。它没有说脱开了生活,变成了一个云里雾里的外星人的生活。所以当我们在用这种方式来描述自己生活的时候,也可以在跟其他年轻人交流的过程中,让他们能够理解到生活是什么东西,我觉得应该也是一种启发。

(Q)你特别喜欢的建筑作品是什么样的?或者说谁的作品你会觉得说,啊在我的事业中,只要完成一个这样的作品就很满意了?
(W)我觉得不是选一个。在我心目中能让我震撼到的,那种会让我哭出来的东西,比如说西班牙的高迪,他的圣家大教堂,现在还在建的,那种充满了像一个生物一样的形态的建筑,就会让我觉得很震撼,就是人类历史上辉煌的创造力啊。还有现代的扎哈哈迪德,我觉得那也是辉煌的创造力,就是你把建筑盖成这个样子。也包括美国的盖里啊,还有央视CCTV的设计者库哈斯,这些我们专业领域里面的,大师级别的人物。他的创造力,他对建筑学的拓展,会让你觉得人类的创造力可以是这个样子的。楼真的不是千篇一律长成一个样子的,它可以长成各种各样的样子,我觉得这是让我震撼的一类。
再有让我更震撼的一类是,比如说城市里的贫民窟。我是山西人,我成长环境的黄土高原上的窑洞村落,我觉得那个更让我震撼。这边让我震撼的是,那些大师的人类的创造力。另一边让我震撼的是,一种不是某个人的伟大的创造力,而是人这个群体自发的形成,一种它本来是无意识的,我也在这挖个窑洞,我也在这盖个房子,贫民窟那种。胡同里面也有类似的情况。它不是某一个人给你设计好的,它是一个群体自发形成的那种美感那种空间,你说不清楚那种感觉,比这种更会让人震撼,我觉得这两者都还蛮震撼的。

结语:

王子一倾心的建筑作品,也似乎和他及野建筑事务所的团队所参与的项目相似:一方面在建筑学的领域,突破一些学院派的束缚;另一方面,释放人的需求,是以人为本的关心。问及对青年文化的看法,他提起了在建筑学专业里,50岁的建筑师也会被称为青年建筑师。这提醒了我,什么是青年,或许本身就很难定义。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Photo: Lina&王子一提供
(采访刊登于青年志公众平台)